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玄幻魔法 > 超玄幻三国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226 继任族长 文 / 夜凉若水

    楚河苦笑一声:“项……老族长,如今这个天下,那还有什么安静,就算我们不争,麻烦也会找上门来。村寨之外,便有益州军驻扎!”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把主动掌握在手中?”

    项绝摆摆手:“如今你已经是我们项家的族长,称呼老朽项绝便可。族长继任大典之事,老朽会吩咐项熊做好准备,明日正式宣布,以后项家,还有江乌村万余村民,便交到族长手上了。”

    说着,项绝喘了几口气,犹豫着说道:“族长可知道,我们项家有一门金鼎功,可醍醐灌顶,将全身元力灌注到他人身上,受功者视资质不同,可得一至二成的元力。”

    楚河点点头:“潜渊曾听过类似的法门。”

    项绝微微咳嗽两声“老朽寿元将近,按照往常规矩,这一身修为,须灌注至下任族长身上,以此提升族长修为,保证家族的延续。”

    楚河微微一愣,项绝乃是玄丹大宗师,单项主要属性四五百之多,可知一身内劲是何等浑厚,若是灌注到他人身上,哪怕只能得到一成能量,怕都能速成出一个四品巅峰的武宗。

    若是得到两成内劲,五品铜炉宗师是妥妥的!

    他略微迟疑了一下,最后摇摇头,禁受住诱惑。

    他现在提升的速度已经相当惊人了,刚刚才得到天眼的相助,晋升为四品武宗巅峰,接下来得设法稳固境界才行,若是提升太过迅猛,根基不牢,说不定反而是坏事。

    就好比甘天,虽然速成了四品武宗,但真正实力和一步一个脚印提升起来的武宗是有点差距的,需要闭关消化得来的元力。

    “老族长,其实潜渊的实力已经不弱,项老族长无需将元力灌输到楚河身上。若是有所造化机缘,说不定老族长便可突破境界,成为七品战神,寿元延长。”

    虽然项绝让楚河直接呼他名字,但楚河当然不会如此无礼和狂妄。

    项绝脸色黯淡,摇头说道:“老朽知道自己的情况,血气耗尽,已经没有了突破的可能的,这身修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传承后辈,只会白白浪费。”

    他声音停顿下来,犹豫了许久,才继续说道:“项熊这孩子是老朽看着长大的,资质虽然不算出类拔萃,但胜在勤勉,根基扎实,若是族长不得先祖传承,下一任的江乌村族长便由他担任。”

    项绝的脸色变得异常的严肃,眼神中却是带着一丝的祈求:“老朽可否恳请族长,允许老朽对他施以醍醐灌顶,助这孩子一臂之力。”

    项绝之所以拥有六品玄丹境界,不全是他自己修炼得来的,很大一部分功劳要归功于上一任的族长。

    对项家来说,族长的修为元力,并不属于他的私人财产,楚河成为江乌村的族长,可以说项绝的修为都归楚河掌控。

    如今项绝提出把修为灌注给项熊,知道是破坏了规矩,夸张点来说,楚河是可以以族规将其处置的。

    楚河沉吟了一下,正容看着项绝,沉声说道:“项老族长,其实潜渊来江乌村之前,并没有想过会当上项家的族长。不过,既然潜渊有心争霸天下,自是要借助族人之力,这族长位置,潜渊是不可能推辞。”

    “益州项家,和我们秦州一系,分开数百年,多少是有些隔膜生疏,潜渊很清楚这点。就算潜渊当上了项家族长,真正管理项家事务,还得项熊相助。”

    “不管项老族长相不相信,项老族长决定把一身修为灌注给项熊,潜渊并不介怀,反而感到高兴。”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很是感慨的说道:“潜渊最近明白了一个道理,个人武力再强,对争霸天下其实没有多大用处,难道刘邦的武力就比项羽先祖更强?”

    “只有众人齐心合力,才是真正的力量,项熊若是能提升境界,对潜渊来说,作用反而比把元力灌注在我身上更大。”

    项绝定定的看着楚河,精神仿佛瞬间提振了许多:“族长能如此想,当是我们项族子弟之幸!”

    “请族长把项熊叫进来,并替老朽护法!”

    楚河也想看看醍醐灌顶的神异,自是答应下来。

    项熊被楚河喊进岩洞,开始有些不解,等听得项绝要把元力灌注给他,顿时大惊。

    作为项家未来的族长培养出来的人物,自是知道项家的规矩,这灌顶之法,只能用在族长身上,他又怎敢接受项绝的功力!

    项绝冷哼一声:“族长如今修为已经到了瓶颈,无需外力便可窥探更高境界的奥妙,你得我之功力,是为了更好的帮助族长,不可多言!”

    楚河也笑着说道:“项老族长和我商量过,你是最适合接受项老族长功力,我已经同意项老族长对你使用灌顶之法。”

    项熊还要说话,哪知道项绝脸色一凝,伸手微微一招,项熊便不由自主的盘坐在地。

    随后,干瘪垂死的项绝,脸上竟然红光大涨,血气充盈,身体如同吹了气的皮球快速鼓胀起来,元气猛烈振荡起来,一根巨枪虚影,陡然出现在项绝后上方。

    楚河看到,项绝的血气不断的从体内散发出来,汇聚在巨枪虚影之上,原本显得有些虚浮的巨枪越发清晰凝实,最后竟然宛如真物,其上不断有血气流转,蕴含了不知何等恐怖磅礴的力量。

    哪怕楚河已经见识过七品战神的威能,看到项绝逼尽血气凝聚出来的血枪,还是震撼吃惊非常。

    天眼之下,项绝的属性以惊人的速度降低,境界也从六品跌落到五品、四品!

    转眼间,项绝鼓胀的身体又是快速的干瘪下去,比先前更显得衰老了数倍,简直就是包着皮的骷髅一样,但双眼的精光却是越来越明亮。

    巨枪虚影,竟然急速缩小,最后只有三寸长短,化作一道血光猛然朝着项熊天灵盖刺落下去!

    并没有意想中的头顶洞开的惨烈画面,这杆血气枪影,直接没入了项熊的天灵盖。

    在天眼白光之下,项绝现在,虽然还是壮骨境的层次,但属性已经比常人还不如,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胸部扯风机一样喘了几口气,最后声音微不可闻的说了一句:“项熊,我一身功力已经灌注于你,能吸收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项熊神情显得异常激动焦急,看着项绝,口中却是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得闭上双眼,呼吸吐纳,运转功法,炼化体内的元力。

    楚河在旁边护法,把项绝的金鼎功看着真切,对灌顶之法有了相当清楚的认知。

    虽然这功法限制极多,损耗也是惊人,但绝对是一门极为高深,极为有用的法门!

    怪不得豪门大族一直能把持权柄,千年不衰,门中少年天才层出不穷。

    只要有这样一门功法,族中垂死强者,将修为灌注到后辈身上,瞬间就能培养出一个少年天才,这是寒门庶族所无法相比的。

    当然,这功法其实跟丹药差不多,或者说是一枚极为高品的神丹,受功者若是身体不够强悍,难以承受灌注的内劲,是有性命危险的。

    而且,能使用这样灌顶之法的强者,皆是六品七品战神,身家自是丰厚,若是只是培养年幼的后辈,完全不需要耗费自身元力,给后辈服食灵丹宝药便可。

    项熊这修炼,便是一整天的时间,等炼化了项绝灌注体内的元力,气势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境界从三品凝血境巅峰,提升至五品铜炉境界,虽然只是五品初期,但实力提升了不知几十倍!

    正常情况下,灌顶法门限制极多,便是甘宁战神,也只能帮助甘天晋升到四品境界。

    不是甘宁不舍得自己元力,问题是甘天承受不起。

    一个七品战神,哪怕损耗两成元气,对普通武者来说都是庞大得无法理解的能量,受者能得之一二,境界都能提升到四品甚至五品的层次。

    每一个层次的提升,实力绝对是十倍以上的增加,七品战神的元力,绝对是六品大宗师的十倍以上。

    项熊之所以能提升至五品层次,主要还是因为他底子极好,身体强健,修炼的也是和项绝一脉相承的功法,可以更好的吸收项绝的元力。

    哪怕项熊只得到了两成六品玄丹大宗师的两成元力,都比一个五品巅峰铜炉武者的元力强大得多,项熊只提升到五品初期境界,完全是因为绝大部分的能量都用来增强他的体魄了。

    若是换了楚河,有金钟罩底子,自身的境界也比项熊高,甚至可能直接提升到五品后期的层次!

    项绝把元力都给了项熊,血气干枯,也就是这几天的性命了,楚河并没有继续打扰项绝,告辞离去。

    项熊心中并没有境界提升的喜悦,反而显得惆怅和沉重,本想留下照顾项绝,却被项绝阻止,只得随楚河离开了岩洞,

    继任族长之位,是大事,本当十分隆重,但如今江乌村面临益州军的威胁,这继任之事,就顾不上那些繁琐的仪式了,更像是一个形式而已。

    项熊把项家子弟,一共五百八十余人,连带嗷嗷待哺的年幼男婴,聚集到宗祠之外。

    项家的族老、长老,皆是换上正装,肃穆的端坐在宗祠大殿。

    项绝这个老族长,也是强提精神,头戴赤金羽冠,脱下麻布衣袍,换上一件明黄袍服,其上有龙纹盘绕,异常华贵,坐在族长之座上。

    三牲九礼,自是全部准备妥当。

    有族老肃然请出了项家历代祖先的画像,挂在大殿之上,平日绝不会显露出来的项羽先祖画像,这个时候也拿了出来,位于诸多先祖中间。

    随后,又有童子捧出了金线编织成的项家族谱,肃穆立在项绝旁边。

    项家子弟,大部分都不知道天龙破城之事,也不知道得天龙破城者,便是项家家主,见到家族宗老等突然召集他们,本以为是响亮对付益州军之事,想不到竟然是传位之礼,传位的对象甚至不是项熊,而是一个不曾见过的少年!

    不过,项家家规森然,在族老长辈之下,这些项家子弟只是不敢多问,只能肃穆的看着大殿上的仪式。

    楚河先后跪拜完项家诸位先祖,按照族老的提点,宣誓等仪式不提,反正忙了大半天的。

    项绝神色肃穆的用金笔在项家族谱之上添上项河项潜渊的名字,出生年月等,随后严肃之极的将族谱、霸印一同交到楚河手上。

    楚河见到项绝在族谱添名之时,气势沉稳,双手稳健,一笔一划苍劲有力,还以为项绝情况有所好转,哪知道刚刚接过族谱和霸印,还不等他站起来说话,便见项绝双眼光芒慢慢消散,眼睛一合,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项绝归天,项家之人倒是没有太大的悲伤。

    他们也知道,老族长也没有几天日子了,两百多岁的寿元,这是喜丧,又逢新族长继任,喜上加喜,本该是大贺的。

    只不过,如今情势危急,这喜宴自是不能摆的。

    楚河这个新人族长,自是要给项家子弟说上几句,随后项熊又说出了项家祖训,道出了天龙破城戟的秘密,普通项家子弟,这才知道为何是楚河这个旁系的人成为了项家之主。

    仪式很隆重正式,但又显得有些仓促的结束了。

    接下来,楚河亲自主持了项绝的后事,按照项绝的吩咐,火化了尸体,用陶罐装好,等又朝一日,回到项家江东祖地,再安葬在祖地之内。

    益州军给了江乌村七天的时间,楚河接受考验耗费了三天,又继任族长等事宜,两天又过去了,距离那陈将军给的限期,只余两天。

    当夜,楚河就召集族老长老,还有青壮中的代表等数十人,在宗祠开了一个会议。

    从项熊等人口中,得知守在村外的那个陈将军,乃是益州陈家的子弟,楚河心中微微一动,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说不定能将陈保从益州城引出来!s8s同升国际;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网址 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