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散文诗词 > 狂怒骑士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41章 死灵骑士卡帕斯 文 / 南瓜火车

    “有东西过来了。”贝玲莉丝警觉抱稳怀里的魔导铳,浅棕色的眼珠在眉下的眶里寻着声响发出的方向望去。

    寇托的堡垒巨盾在动静传来的第一时间便掩护到小姑娘身旁,荆棘小队的其余成员们也不约而同地做好应战的准备——只不过众人脚下的这处地方实在看不见几棵组成森林的树木,与其说是林地,倒不如说是一片林中的空地,致使空气中的迷雾又重新变得朦胧起来。

    那雾中踏着蹄声,不久后从雾气中延伸出一条火焰的行径,一匹身上燃火的骸骨战马与骑在它背上的一名骷髅骑士随即走进大家的视野,骷髅骑士的背后同时跟随着大约二十多具先前被多萝西施展魔法飞弹打散架过几只的那种骷髅士兵。

    骨马身上的火焰是正常的赤色,与其眼眶里两团幽绿色的灵魂之火形成鲜明的对比。它的主人,那个双腿分开跨坐于它背上的骷髅骑士身穿炭黑的全身金属甲胄,和它同样被显眼的火所簇拥,而头盔下的灵魂之火却是暗金的颜色。

    “高阶亡灵。”亚伯留意到暗金色的灵魂之火,立刻辨识出对方身为一只亡灵生物的地位。

    高阶的亡灵拥有自由的意志,从被邪恶的仪式转化成功的一刻起便注定成为低阶亡灵的主人,譬如拜伦塔斯的任何一具骷髅士兵都无法违抗送死的命令,法则的力量就像奴隶的誓约般深深刻画在它们灵魂的最深处。

    乌尔斯对亡灵生物的认知也算是老熟悉了。他手持十字形的双手巨剑,茶褐色的双瞳在看到来者的一瞬便认出对方正是那个名叫卡帕斯的死灵骑士,其座下的火焰骨马不出意外的话也正是它的梦魇兽坐骑——当然,套了亡灵生物模板的梦魇兽。

    “放弃无谓的抵抗,迷途的旅者们。”那具骑在亡灵梦魇兽背上的骷髅从腰间的鞘里抽出一把弧曲的弯刀,副手抓住坐骑的缰绳,小臂的位置绑有一面烧黑的铁圆盾。

    众人看向他,他也看向众人,幽邃的声音顿时如烟般地从其漏风的下颚透出:“然后向伟大的卡帕斯骑士叩首跪拜,这样我可以考虑赐予你们一场轻松的死亡,不必饱受折磨。”

    话落,亡灵形态的梦魇兽在他的驾驭下往前再踏出几步,那些尾随于他身后的骷髅士兵迈着蹒跚的步伐紧紧跟上。

    卡帕斯手持自己的弯刀,出鞘的刀刃仿佛流淌着一层覆膜似的岩浆发出红亮的热光,从雾中现出身形的轮廓后一点点逼近小队的众人,本以为自己的奴仆又将多增添几具——

    却不料在他眼眶里由两团暗金色灵魂之火为他提供的视野画面中,那具块头最高大,貌似是一具钢铁魔像的东西站在小队众人之间向他抬起一只手,坚硬的手指伴着丁点模糊不清的低沉声音快速地做出一组指间的动作。

    咒法系4环法术艾伐黑触手!

    黑色的触手赫然从地面之下伸展出来,但出现的方式并非破土而出,而像是毫无征兆地冒出,顿时犹如好几条鞭子似的那只亡灵梦魇兽的四蹄边上抽向马背上的死灵骑士。

    那些漆黑的触手富有弹性十足的柔韧,以擒抱的方式企图将卡帕斯从马背上抓下来!亚伯突然发动的先手进攻令大伙儿面对的这个首领级野外boss吃了一惊,火烧的弯刀连忙在他的手中左右挥舞,而机关人法师的行动自然是由乌尔斯悄悄指示的。

    荆棘小队有一些简单的战术手势,黑发的年轻人在认出卡帕斯之后的下一秒便将左手从十字巨剑的剑柄上松开,背到身后对自己的同伴们作出了示意。

    魔法创造的黑色触手一点也不惧怕死灵骑士的弯刀,随后成功地将卡帕斯从骨架外形的梦魇兽身上生拉硬拽了下来。那些跟随在其身后的骷髅士兵齐刷刷地呆住一瞬,尔后也相继接收到死灵骑士的命令,以及听到他恼羞成怒的嘶吼:“很好,这是你们自找的!”

    然后他坐起身来,挣脱身上的黑色触手——但实际上是亚伯随后主动中断了这个咒法系法术的持续生效过程——手中燃烧的弯刃长刀顺势如同将领的武器振臂高举,往前挥指。

    追随在他身后的那些骷髅士兵立刻喧哗起来,层层叠叠的怪叫声相伴着它们看似平衡都不太稳健的步伐向小队的众人发动张牙舞爪的冲锋。

    乌尔斯了解卡帕斯,知道这个亡灵黑卫是个心高气傲的自大狂,但他自身的实力却不见得足够在自己一行人的面前支撑起他的心气——于是黑发的年轻人安排亚伯先给了他一个突袭式的下马威,自己的身体随后握紧手中的巨剑,迎着二十多具朝自己杀来的骷髅士兵反冲上去!

    年轻人快速移动,影鳞斗篷的披风长摆随他跑动的身形在朦胧的雾中扬起一束灰黑的线,而那条线使他的身形于其冲刺的一瞬也变得模糊,仿佛融入迷雾。

    那是影鳞斗篷带给他的类法术能力——影袭!

    乌尔斯有自信在成群的骷髅怪物之中找到一点无双的快感,不过还是决定越过无关紧要的喽啰们,选择直接杀向被亚伯施展艾伐黑触手拉下战马的卡帕斯本人。

    因此他的身影在即将与骷髅士兵们正面冲突的时候化作黯灰的影子快速越过它们,随后顺利抵达卡帕斯的眼前,那柄十字形的+1附魔双手巨剑在他的手中受力量的驱使往死灵骑士的身上劈砍过去!

    乌尔斯的攻击来得很突然——卡帕斯所幸及时反应了过来,副手的铁圆盾即刻也他手臂的控制下试图将年轻人的斩击从剑刃部分的侧面格开,那种被称作“盾反”的战斗技巧在他生前的佣兵生涯时便是他的拿手好戏。

    利用凸曲的盾面找准一个侧斜的角度弹开对手的攻击,主手的武器再顺势抓?会跟着向前捅自己的对手一个透心凉。在紧急的情况下,没有来得及重新上马的他是打算这么化解乌尔斯的进攻并作出反击的。

    可惜年轻人的武器带着恐怖的力量朝他劈下,那股力量的粗蛮全然无视投机取巧的阻碍——卡帕斯随即惊愕地发现自己左臂上的铁圆盾虽然掐准了时机从侧面的方向撞到巨剑的刃背,可锋利的剑刃完全没有一丁点受力偏转的迹象,仍旧沿着原本的轨迹重力劈落下去。

    “坏了!”卡帕斯心知不妙,左手来不及收回,紧接着身子一歪,整只左臂从胳膊处被巨剑的刃斩断,连带甲胄的铁皮一同打着旋往旁边飞了出去。

    乌尔斯的巨剑沉重地砸在地上,茶褐色的双瞳尚且没有转变成狂暴的血红,但他的人物属性显然已经将这位死灵骑士boss在力量方面甩开了几条街的差距。

    倘若不是卡帕斯身子一歪的同时令他浑身上下燃烧着的火焰也好死不死地往年轻人身上倾靠过来,以及这名死灵骑士身边的梦魇兽战马随后也采取了行动,扬起踏火的马蹄往乌尔斯迅速一踹,黑发的年轻人绝对会选择一口气将面前的死灵骑士送去见他的死神大人。

    而不是立马顺着刚才劈砍的动作衔接上一个灵活的翻滚,躲开亡灵梦魇兽带火的蹄击。

    与此同时,荆棘小队的其他成员也与成群的骷髅士兵展开战斗。贝玲莉丝的魔导铳犹如一把发出信号的号角,魔法飞弹真的如同源源不断的炮弹似的从她怀中的远程武器膛里往敌人射出,正义感十足的矮人战士在确定骨头架子们的灵敏性实在拙计之后也嚷嚷着嗓门加入战局,蓝色的塔盾和硬朗的战锤随他激昂的战吼在怪物堆里横冲直撞!

    石拳和鸦雀见矮人的身影已经如此勇猛,站位比较靠近彼此的两人随后相互看看,虽然都没向对方说出半句交流的话语,但一种微妙的默契驱使他俩不约而同地确定了各自接下来的行动方式——那就是趁机追上已经杀到卡帕斯面前的乌尔斯,协助大伙儿的蛮子队长干掉地方的首领。

    半兽人武僧和卓尔诗人小姐如是想着,然后将想法付诸实践,双刀出鞘的噌噌声响尔后于后者腰间两侧的一对刀鞘中拉出——

    希娅的圣徽朝向众人的前方提起,德鲁伊的神术知识在得到羽斯蒂娜的指点以后虽然已经被她结合自身的血脉所掌握了不少,但在对抗亡灵种族的怪物敌人时,银发的狼耳少女显然明白牧师的正能量神术才是最佳的施法选择——而无论过去的经历还是理论上的分析,兽天使的阿斯莫血脉无疑会在眼下的这场战斗中也令她的牧师神术在亡灵生物的身上产生出毁灭性的破坏力。

    所以她现在选择施展的神术是“群体小治愈术”。

    祈祷的轻吟在少女的快速张合的唇间经过短暂的时间,圣洁的光晕即刻化作数十根光柱的轮廓从骷髅怪物们的头顶上方浇灌下去,强烈的魔法正能量如同倾倒的冰水淋在附带烬状火星的人形骸骨上升腾起阵阵蒸发的白烟!

    脆弱的灵魂之火在骷髅们的眼眶里猛然倾荡,顿时熄灭大半。

    即使有极少数的两具骨头架子从狼耳少女的神术伤害下幸存了下来,并且还幸运地躲过寇托手中的战锤,跌跌撞撞地扬起骨指握住的铁制长剑继续下意识地杀向还站在原地的红发术士小姐——

    “砰!”“砰!”

    连续两声沉闷的重响,结实的拳头将那两具骷髅的骨头脑袋直接打飞,但出拳的人并非众人之中最擅长徒手搏击的半兽人武僧。

    石拳和鸦雀刚才已经抽身赶去乌尔斯那边了,此刻站到多萝西身前的人是亚伯。

    机关人法师的职业是法师没错,并且还是纯粹的法师,没有任何兼职的成分——可它那副钢铁魔像似的躯体无疑不只是一个花瓶性质的造型外观,铁锤似的拳套在他认为需要节省法术位的时候也可用来充当近身战斗的物理武器。

    至于说战斗技巧?

    不需要的……如果是在游戏中的世界,记忆力较好的玩家或许会告诉你一具拥有“33力量/9敏捷/体质/智力/11感知/1魅力”标准六围属性的钢铁魔像只管用拳头硬锤就可以狠狠教训不少死脑筋的笨家伙了。

    亚伯是一个来自机械境位面的机关人,相比普通的魔像多出了不凡的智力属性。它的拳头虽然因为体型(相对钢铁魔像的标准身材来说)还不够庞大的缘故而事实上不真具备33点高额数值的力量属性,但总的说来也有差不多20出头的样子,用来砸碎卡帕斯转化的蹩脚骷髅怪物想来也是绰绰有余了。

    由此,多萝西怔怔地看见刚才两具跌跌撞撞杀向自己的骷髅士兵已经翻倒在了亚伯的身边。红发的术士小姐原本还在犹豫是否要再冒着狂乱波动的不稳定风险作出一次施法的尝试,思维的重点顿时便转移到了机关人法师的作战方式上。

    她心说沃恩斯在上……原来法师还可以这样战斗?

    画面转移回年轻人的视角——

    焦黑的骨架包裹一层赤红火衣的亡灵梦魇兽成功地将乌尔斯从它的骑士主人面前逼退一小截有限的距离,致使厮杀的双方此刻重新拉开一段长度两米左右的缓冲区域。

    “该死的人类……你究竟是什么人?!”失去左侧的整支手臂后,独臂的卡帕斯倒撑右手的火焰弯刀从地上蹲伏起身,并通过意识层面下达的精神指示,命令刚刚从年轻人的剑下救回他一命的亡灵梦魇兽移动到他身边继续保护自己。

    乌尔斯重整好自己的架势,十字形的巨剑在双手持握的状态下摆出进攻前的起手动作,嘴上才懒得出声回答他的斥问,连狂暴专长都不需要激活的双眼只是怒中有静地观察着他——仿佛审视着一个移动的经验包,还有其右手的骨指上佩戴的一枚金属指环。

    那即是“兰德尔的诅咒戒指”,物品上的诅咒属性令指环的边缘就像一圈倔强的牙齿死死咬住卡帕斯的那根骨指,敏捷属性强制锁定为14的装备效果对于寇托来说想必非常有益,但对于卡帕斯来说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累赘,令他的肢体灵敏度相比生前的时候变得迟钝不少……

    s8s同升国际: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