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散文诗词 > 民国之文豪崛起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634【真正的食腐秃鹫】 文 / 王梓钧

    轮船甲板上,周赫煊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喝着咖啡。(▽wWw。Pp122.Com无弹窗小说网)

    宋子文则有些心神不宁,他考虑的事情更多。比如他在离开美国以前,收到常凯申发来的一封密电,老蒋让他回去接掌中国银行,将这家银行强行国有化,从而方便货币改革的顺利施行。

    历史上,宋子文的骂名正是由此而来。他控制中国银行的吃相太难看,完全可以用巧壤夺来形容,从此宋子文就成了“官僚资本”的代言人。

    中国银行的前身是“大清户部银行”,后来成为北洋政府的国家银行,自创办之初,就写明了“官商各占股50”。从清末到北洋时期,中央权力式微,大部分股权落到了商人手中,官方占股比例远远低于50。

    此时此刻,中国银行的总裁,正是徐志摩的前任舅子、张幼仪的四哥张嘉環。

    从常凯申刚刚开始北伐那会儿,一直到中原大战期间,张嘉環前前后后帮着筹集了许多军费,功劳和苦劳都大得很。但是嘛,只要这次宋子文回国,立刻就要让张嘉環滚蛋,中国银行从此就要“姓宋”了。

    1935年的白银危机,对中国的民族资本家来说度日如年,而在“四大家族”眼中却不啻为一场饕餮盛宴。

    无数银行倒闭、无数工厂破产,“四大家族”却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那些银行和工厂轻易谋夺,堂而皇之的变成私产或公产。

    或许,常凯申和孔祥熙两人,未必不清楚罗斯福设下的圈套。但他们却甘愿一头钻进去,美国人想拖延时间,英国人想拖延时间,四大家族估计也想拖延时间。等中国经济继续恶化,他们就能出来捡便宜了,把众多的银行和工厂掌握在手中。

    这么阴险的心思,应该是老蒋最近才想明白的,或许背后还有孔祥熙撺掇的结果。

    因为在老蒋看来,如今日本人已经入局,英国人也想帮忙,美国人那边不可能置之不理,中国白银危机是肯定能够度过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既然没了危险,既然大局已定,那么为什么不趁机做点其他的事情?

    这就跟罗斯福的新政一样,刚开始大家齐心协力,等美国经济稍微缓过劲来,各大财团都立即生出别的想法。

    老蒋当初肯定很慌张,请周赫煊到美国搞事也是诚心诚意的,他确实想要解决白银危机。但周赫煊做得很好,成功把英美日三国搅进来,于是老蒋觉得后顾无忧了,可以不慌不忙的割麦子。

    如果周赫煊这趟去英国,能够说服英国人尽快帮忙,老蒋心里多半还很不爽,觉得周赫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老蒋真不是傻瓜,人家算盘打得精呢。周赫煊都能看出罗斯福的计谋,老蒋怎么可能真的被愚弄?不过是顺手推舟而已。

    现在中国经济局势的发展,非常符合美国政府的利益,也在按着英国政府的谋划在进行,更利于老蒋和孔祥熙以权谋私,真真是皆大欢喜。只有日本人从头到尾被耍了,而中国的企业家、金融家和广大百姓也苦不堪言。

    宋子文找周赫煊要了一根烟,默默的点燃抽起来,一向不抽烟的他,最近好像已经染上烟瘾了。

    是的,宋子文在纠结。他觉得常凯申和孔祥熙的盘算太脏了,脏得摆不上台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恶心,比以前乱发军债还让人作呕。

    与此同时,宋子文又忍不住动心了,名为贪婪的恶魔从灵魂深处爬出来,开始渐渐支配他的思想。按照常凯申和孔祥熙的计划,只要不出意外,以后“四大家族”将彻底掌控中国经济,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占有无数银行和工厂。

    历史上的宋子文没有贪污,但他的行为比贪污还恶劣,那叫完全合法的强壤夺。

    宋子文的良心在抽痛,羞耻感布满了全身,他很想扇自己几耳光。

    去年宋子文为什么辞职?因为他没脸再见工商界人士。

    宋子文曾经一次次拉下脸面许诺,从商人那里弄来钱财,可常凯申却一次次破坏这种承诺。

    他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我宋子文在任,政府不再向各商业团体举债为内战及政费。

    说完这句话,宋子文就出国考察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常凯申又在乱发债券。这等于是在打宋子文的脸,让他在中国工商界耗尽最后一丝信誉,已经没有商人敢信宋子文说的话了。

    现在,如果按照常凯申的谋划行事,宋子文必须向他曾经背信的商人们举起屠刀。

    宋子文的纠结在于,他不得不如此。于私,他抵挡不住那种诱惑,那种躺着捡钱的诱惑;于公,中国经济一片混乱,他也必须出来收拾残局。

    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宋子文已经完全赞成老蒋的谋划,只是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手段太特么脏了。

    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宋子文动起手来的时候,可没有半点手软,坑死了不知多少商人。

    1935年,是中国正式进入“蒋家王朝”的一年,“官僚资本”由此彻底控制中国,“四大家族”开始迈上他们的巅峰。

    宋子文抽着烟,在纠结的同时,已经在思考如何赶走中国银行的总裁张嘉環了。

    将烟头摁灭,宋子文问道:“明诚兄,你打算如何说服英国财相?”

    周赫煊反问道:“你对蒙塔古·克莱特·诺曼有了解吗?

    “那位金融之王?”宋子文有些诧异,带着崇敬的口吻说,“我有幸见过他一次,但隔得很远,没有机会跟他说话。我听朋友说,这位诺曼先生有点神经质,而且极其自负,经济方面属于顽固保守派。”

    “你觉得我能说服他吗?”周赫煊问。

    宋子文笑道:“我不知道你是否能说服诺曼先生,但只要说服了他,就一定能说服英国财政大臣。而只要诺曼先生不同意,就算你说服了英国财政大臣,英国也不见得会出手帮助中国。”

    “那我就放心了。”周赫煊笑道。

    周赫煊别的不清楚,但却知道一件事。历史上,民国的货币改革,最初就是由英国政府推动的,按照宋子文的说法,那么蒙塔古·诺曼肯定是其中的支持者。

    周赫煊没再说话,只琢磨着如何跟诺曼见面。

    宋子文见周赫煊费尽心机的为白银危机而奔走,不免生出自惭形秽的想法。他真的很不好意思,周赫煊在努力解决问题,自己却想着如何捞好处。

    恩,还是那句话,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宋子文在面对巨大利益时,绝对不会手软,最多……给周赫煊一点补偿。

    宋子文突然问道:“明诚兄,我有几桩好生意,你想不想合资入股?”

    周赫煊诧异地看着宋子文,这么突兀的问话,让他生出非常不妙的感觉——宋子文绝对有事瞒着他,而且多半还有常凯申的影子在其中。

    周赫煊笑了笑:“好啊,大家一起赚钱。”s8s同升国际: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