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玄幻魔法 > 我是至尊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你们有什么资格与玉唐为敌?! 文 / 风凌天下

    紫幽兵士都有些崩溃了。

    一次又一次的数以万计箭矢凌空射去,大范围无差别狙击,对方或者大袖一挥,挡着脸面直线冲锋,以自身浑厚玄气,锐点突破密集箭雨,或者就是诡异趋闪,往高处一冲,一下子就能移动出三十多丈的范畴……纵使万箭齐发,仍旧能够轻易躲过。

    然后落下来再继续,继续屠戮紫幽兵士。

    而那些飞过去的千万箭矢,可不是单纯的落地,还是会继续发挥杀伤力,目标正是在后面追击云扬的同袍,那几乎是一排排的一片片的倒下啊!

    这样子已经来来回回的十几次了,自己这边战术没有改变过,对方也没有损伤,现在,云尊身后,基本上已经变成了无人区!

    谁也不敢停在那里!

    谁也不敢面对云尊的后背出手!

    因为,只要站在那里,下一刻,迎接自己的,就是战友的千万羽箭!

    云尊身后,死神禁区,妄入者死!

    这个认知,正在植入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中,心田里,意识之内!

    “真勇士也!”

    远方的一处高楼之中,一身明黄色服饰,屹立于窗边窥看这边战局的紫幽国君,脸色凝重的看着这边,发出由衷的感叹。

    “老黑,你有把握么?”皇帝陛下问身边的老太监。

    这位老太监皱紧了眉头,道:“若是按照滞空能力的长短来衡量对方的真实威能,以及对方始终游刃有余的表现而论,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对方看起来至多也就只有二重天的修为,依照常理来说,在空中滞留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是极限,而现在却不知为何竟在空中持续逗留了一个时辰之久?这一点,令人费解!同时也令老奴对其实力的评估,难以定论!”

    皇帝陛下阴沉着脸道:“可是这样伤亡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紫幽皇帝陛下的言下之意,显然在催促这个黑老出手了。

    这位黑老为难地皱皱眉头,缓缓站起身来,道:“陛下,此役凶险莫甚,皇宫供奉方面……恐怕最少也需要出手十位以上,才能确保胜局!”

    皇帝陛下目光冷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那黑老没有继续开口说话,场面一时冷然。

    皇帝陛下沉吟片刻,又自淡淡开口道:“供奉出手,十位之数;可以。不过,传朕旨意,传达五大家族高层,每一家都必须出手协助!”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怒意!久看中文网首发yb3

    纵使是在这样的严峻时刻,那些家族居然还是不肯出手驰援,皇帝陛下心中已经彻底的怒了!

    难道这个天下,就只是朕一个人的不成么?!

    若是让那云尊当真全身而退了,你们一个个的能够落到好么?

    彼时云尊御诸相自然之力反噬,你们能够独善其身,继续安稳下去吗?!

    云扬忽而感觉到脚下二白白表现出一瞬间的虚弱,不敢怠慢,即时一声命令发出,突兀地冲天而起,直升九天,二白白径自幻化为一道白光,落到了云扬衣兜里,整个过程就只得云扬二白白一人一兽心中有数,外界绝难勘破其中关窍。

    云扬随手一拍,登时有一团绿意融入二白白的小小身躯,二白白酣然而息,同时三白白亦已精神抖擞的出现,钻进云扬的裤裆胯下。

    眼看着高空中又见一团绿意闪现,所有紫幽兵将的心头再度泛起一阵无能为力的绝望。

    之前几次也都是这个样子,那头熊,还有那条蛇,明明已经被打得半死,眼看就能一举消灭了,那云尊冲下去就是一团绿意送出,初初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但随即就看到两大玄兽的战斗力立即回复,还不止是战斗力的回复,连带受损深重的身躯,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恢复,端的肉白骨,起死生,至多也就不过如此了!

    如今,这种绿意又出现了,这是否代表,那云尊战力又攀升回顶峰了呢?!

    这场噩梦竟然还要继续,还要往更阴暗的方向发展吗?!

    云扬此际占尽优势,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犹有余暇释放神识气机感应周遭动静氛围,以备不时之需,亦因此发现了远方的一座建筑房顶,站着一个窈窕高挑的身影,正自极目远眺着这边,神色间,一片焦虑。

    那是……上官灵秀!

    上官灵秀的手紧紧地按着剑柄,她身边还有数名就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尽都是一脸的按耐不住,下面,还有二百人早已经整军备战,枕戈待旦!

    然而上官灵秀始终没有下令出击,驰援云扬!

    因为上官灵秀知道,当前这种战斗氛围,自己和手下的这两百人当真加入进去,非但于事无补,全无助益,就只有白白的添上两百条性命的份!

    更有甚者,还可能会成为云尊的拖累!

    紫幽一方的指挥者丁云路乃是紫幽名将,上官灵秀可以预见,若是自己贸然入战,丁云路甚至会直接下令不让紫幽军对他们下杀手,只是一味的折磨,籍此引诱云尊来援!

    所以她极想出手相助,又不敢出手。

    “我们总要做点什么,尽一份心力!”上官灵秀秀眉紧蹙。

    但,到底要如何做?

    怎么做?

    却是完全没有头绪。

    云扬神识远播,如何看不到上官灵秀的蠢蠢欲动,心中一动,突然仰天长啸:“丁云路,现在知道是谁在痴人说梦了么?又是谁井蛙窥天?汝辈见识浅薄,何知天地广阔,我玉唐云尊当初自紫龙城西门而进,亦会从西门再出去!纵使你们紫幽帝国有千万大军,但又能耐我何?能够挡得住我的去路吗!”

    骤发之长笑,端的震撼长空,震动大地,更震慑了在场的万千紫幽兵士,一时间士气更下一层。

    丁云路愈发的一筹莫展,他不是不想鼓舞士气,可是自己刚才的宣言已经彻底破产,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他现在真心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还能说点什么!

    彼端的上官灵秀闻言之下目光一动,突然明白了自己这会应该做点什么了!

    “我们走!”

    上官灵秀一跃而下。

    “上西门!”

    上官灵秀神情坚决:“我们就去西门那边,接应云尊大人!”

    “是!”

    众人整齐答应。

    却有一人迟疑说道:“驰援云尊大人自是该然,但我们此番进入紫龙城实属侥幸……若是就此走了……无敌大人的骸骨……只怕就要……”

    上官灵秀的俏脸陡然痉挛了一下,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只要这一次离开了这里,下一次想要取回先祖骸骨,势必会难如登天!

    又或者是根本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

    而且这一次,对方所有的兵力,都在布置防备云尊,这才会给了自己机会。

    这一次放弃的话,再加上自己率人夺取西门,驰援云尊,势必会与紫幽帝国成为死仇,再无任何转圜余地。

    之后紫幽对上官将门最简单最直接的报复,莫过于先祖骸骨被毁!

    这是几乎可以预见以及确定的事情!

    那可就是上官将门满门的莫大遗憾,再无圆满之日!

    但她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立即下定了决心,道:“现在兵凶战危,必须有所抉择,无敌先祖会知道我的苦衷。我若是不去,云尊若是因此而陨落与此,那可是我们玉唐有可能亡国的大事!”

    “而无敌先祖的事,乃是我上官将门一家之事!”

    “孰轻孰重,一眼而别!”

    “还是先顾眼前的活人,然后再说后续!”

    “走!”

    上官灵秀带着人,悄无声息的从一边走了。

    正如她或者说云扬的预料,现阶段紫龙城所有的力量,所有目光,全部都聚焦在城中围剿云尊这一场亘古未有的世纪之战,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们的离开。

    上官灵秀最后回头向着无敌将军祠看了一眼,转头而去,再也不曾回头。

    上官灵秀动身离开的建筑,整体构造有如一口剑一般的直插苍穹,闪烁着耀目的金色光芒。

    无敌祠堂!

    这里正是供奉上官将门先祖上官无敌的祠堂,紫幽帝国当年感叹其也是一代英雄,专门为其建立了祠堂。

    而上官无敌一家三口的尸骨,就在这祠堂之奉!

    看着上官灵秀消失不见,云扬不敢肯定对方能不能当真有领会自己的意思,但眼看着那无敌祠堂就在自己旁边不远处,云扬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而就在云扬欲要将这个念头付诸实施,展开动作的时候,远方一声长啸骤起,一个声音说道:“云尊!你竟敢在我紫幽如此肆虐,难道是欺我紫幽无人么?”

    长啸声中,一道黑衣人影,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绚丽剑光,自远方宛如奔雷掣电一般的急疾飞来。

    剑光所指,正是云扬!

    打到这里,对方真正意义上的高手,才算是终于现身露面了!

    云扬哈哈大笑:“紫幽帝国的高阶修者,心性不外如是,迄今为止我已经杀了不下数万人,直到此刻你们的高端力量才舍得出现,如此行径,却又有什么资格谈到与我玉唐帝国为敌?!除非明哲保身,自身为重,能够成为醒世恒言!”

    云扬的这句话,轰轰传出,而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心下都不自觉地陡然一震!

    尤其是正在指挥战斗的丁云路,心下更是百感交集,一时茫然。

    这句话,居然从敌人的口中说了出来,更让他感觉如同暮鼓晨钟的当头棒喝!

    明哲保身,自身为重,是自私自利的另一种说法吗?!

    醒世恒言?醒世讽刺吧!

    丁云路心下喃喃自语道:“不错,人都几乎死光了,才舍得出来了,摆明就是借助寻常兵士的血肉之躯,消耗云尊体力、玄气!这样的心性,这样的行径,包括紫幽皇室在内的所有上层权贵尽都如是,哪里有什么资格与玉唐帝国为敌?”

    “此役的源点,不过是玉唐帝国的一位名不经传之人陷落,云尊万里奔袭,不计风险代价的亲自出手营救,出生入死,连场血战;上官将门一具骸骨在此,人家数代人念念不忘,矢志报仇,人家那是什么凝聚力?反观咱们紫幽这边,咱们又算是什么?当真没有资格与人家为敌的?”

    丁云路越想越越对,越来越觉得万念俱灰,诸多负面情绪累积之下,脸色陡然转变,满脸尽是惨白之色,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原本挺拔的身躯顿时立足不稳,摇摇欲坠。

    空中来人一声冷笑:“小辈满口大言,信口雌黄,且看看老夫有什么资格与你为敌!”

    声到人到剑到!

    云扬冷哼一声,身子一闪,一刀悍地挥出!

    刀不容情!

    灿烂刀光骤现,与来袭剑光侧面一接,却见刀光剑气初初接触的瞬间;来袭之人身子滴溜溜一个旋转,于间不容发之际从容避过刀不容情的反噬,剑光更是骤然翻涌起来浪潮一般的光华,席卷而起:“云尊,也不过如此。”

    云扬目光冰雪般冷静,反手便是一记道不留情再度进攻!

    不意那人的剑光如同长江之浪,涛涛不绝,绵绵无尽,虽然连续被云扬消泯了三波攻势,但道不容情却又被此人接了下来!

    云扬心中一凝,警惕之意丛生,刚才这一下接触,他已经试了出来。

    对方乃是天境三重天巅峰的大修士,这份修为比自己要高出来整整两个阶位!

    这还在其次,对方竟然有本事接下自己的天意刀法初招一招两式,不落下风,这才是极大的难能可贵!

    自云扬出道以来,修得天意刀法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人如此从容的接下天意刀法,连之前刀尊者、冰尊者尤要受挫的绝世刀招,此际竟然无功而返,足以证明这来袭之人乃是有心人,此前必然多番观视自己的天意刀法,悉心部署筹谋应对之招,这才能在天意刀法之下,全身而退!

    但若是单打独斗,云扬仍旧不惧,甚至完全可以确信在五招之内将之斩杀于刀下;但对方却不是一个人,更加不会跟自己单打独斗!

    那连绵不断的弑神箭,攻城箭,还有下面的数万大军,全都是他的援手,是他的助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凭着自己一己之力干掉他,机会微乎其微。

    更别说自己始终是经过了整整两个时辰的鏖战,纵使表面上看来游刃有余,但云扬自己知道,玄气无穷无尽是一回事,但是自己的精神体能,终究已经消耗了太多!

    否则以自己当前的修为,配合天意刀法,就算对方早有应对策略,仍旧能让对方狼狈不堪,岂会如现在这般,竟是平分秋色之格。

    双方初初交手,大致相当的战果,令到来袭之人信心更增,再一次御剑而来,攻势比之刚才更甚一分。

    同时,云扬还隐隐然感觉到,有数十道弑神箭与攻城箭正在完成对自己的锁定。

    这在之前,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而现在,有了这个人正面牵制自己,自己的动向就此受到掣肘,便再无法轻易摆脱这种锁定!

    远方,又是三道身影冲天而起,排空激荡的神念亦随之展现,向着自己包抄过来!

    显然是看出了便宜,不欲让刚才出手之人独占奇功,然而他们的到来,不免令云扬局势更危!

    还有更远处,尤有源源不断的人往这边赶过来。

    “终于都出来了!”

    云扬心中轻轻地说着。

    现在出现的这些人,才是紫幽帝国压箱底的实力,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定海神针一级人物!

    这些人寻常时候根本就不会出现,都在各个家族或者皇室,充当最后的防线,非到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绝不轻出!

    而今天,今时今日,他们已经不能再不出手赴战了!

    哪怕再是自私,再明哲保身也好,局面已经去到连他们都不得不出手的严峻地步!

    不论第二波的三个人心思如何,他们与面前之人的神念相互呼应已成事实,已为定局,云扬立即判断出,这几个人还都是旧识,而且还是极有默契的那种旧识!

    一旦四个人汇合,那么自己的处境将会立即变得更加艰难!

    所以当前的当务之急是——必须要在其他三人赶到之前,将初初来袭的这个人击杀掉!

    云扬目光冷厉,突然一声大喝:“吃我一刀!”

    飞一般冲上前去,手中天意之刀高高举起,刹那间,将所有前后左右的躲避空间完全封死!

    逼着对方,与自己硬拼。

    而他刀光闪烁,刀尖微微晃动!

    这个人长笑一声:“吃你一刀?就再接你一百刀,你又能如何?黔驴技穷罢了!”

    那人可不光说得豪气干云,他的行动也与他的语言一样,毫不退让地正面冲了过来。

    云扬固然不敢让他们四人会合,但他同样不敢闪躲让云扬冲过去。

    一方面是他知道,自己背后,已经没有可以掣肘云扬的力量,一旦被其冲过去,那么这位云尊就能凭着现在的极限速度,一口气狂飙三百丈以上!

    这个后果,可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状况!

    毕竟再往前三百丈,距离城门可就只有不到十里的路程了!

    刑部小院距离西门的全程也不过只得三十里路程,目前已经有二十里失守,再往前突击三百丈的话,剩下的路程可就只有七八里路了,距离太近,变数太大!

    再者,他对此刻云尊,也有相当的把握,正如云扬的判断一般,他可是很有心的有心人,之前一直都在观察云扬的刀法路数,自信已经全面洞悉了云扬的刀路,就算云扬的刀法如何神妙,连番施展之下,其刀法走势,运转轨迹尽都入了那人眼中,不再神秘的超妙刀招,便不足以形成绝杀之势,而那人的修为更在云扬极限修为之上,若是在此行险一搏,重创甚至击杀云扬,当真就是功劳独占,荣光无限!

    基于以上两大因素,也就只能硬顶上来了!

    刀光闪烁间,天意之刀与对方的剑光首次毫无花假地撞击在一处!

    一如那人的判断,双方极限实力有所差距,这般极端硬拼,首先要承受彼此气劲冲击的乃是云扬,云扬骤觉手腕一麻,随即浑身一震,眼见冲击气劲之实力即将临身,可是云扬周身显出一层异样光彩,随即,云扬竟是不退反进,逆势再前,刀外红尘与生死一念同时应手而出!

    咔嚓一声。

    对方的长剑丝毫不出意外地被天意之刀砍成两段!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记过,自己手中的剑,可是足以排名整个大陆前十的逸品神兵利器,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砍断,变生肘腋之间,胸前血光飑出,整个人好似断线风筝一般往后飞去。

    那人委实是顶峰修者,纵使是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仍旧让自己躲过了必杀一刀,其应变之速,招路之灵动,可见一斑。

    但,一切的应变,一切的应招,都已然沦为徒劳!

    因为,就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一只小小的猫儿,悄无声息、静悄悄地漂浮在那里。

    …………

    两更合一!s8s同升国际,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