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散文诗词 > 崩坏神话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等待 文 / 雷动天下

    “那小子怎么样了?”柏皓腾见林不凡下楼笑着问道。(⊥www.pP122.coM无弹窗小说)

    “这小子是真累到了,还在睡觉呢。”林不凡摇着头苦笑道,林不凡觉得这件事自己跟柏皓腾做的有点缺德,因为他们在给二柱子贴符的时候,没有把实情告诉他,如果他知道实情的话估计也不会让他们贴,但是这件事他们也没办法了,所以林不凡跟柏皓腾是心照不宣。

    “这菜是你炒的?”王鹤瞳问向赵鸣。

    “是的,很难吃吧?”赵鸣挠着头说道。

    “不是啊,很好吃,没想到你长的五大三粗的,做东西居然这么好吃。”王鹤瞳对赵鸣夸奖道。

    “味道确实不错。”柏皓腾也点着头说道。

    暮婉卿吃饭的速度很快,她吃的也不多,只吃了一碗饭就放下筷子走了出去打量着她布的那个阵。

    “林兄弟,我们这个大师姐长的漂亮不?”柏皓腾一边吃着饭一边向林不凡问道。

    “确实挺漂亮的。”林不凡点着头说道。

    “你们俩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漂亮吗?”王鹤瞳没好气的对林不凡跟柏皓腾说道。

    “漂亮,你也漂亮。”林不凡跟柏皓腾赶紧对王鹤瞳说道。

    “这还不错,我承认我师姐是比我漂亮,她也就比我漂亮那么一点点而已。”王鹤瞳说这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她生怕这句话被她的大师姐听见,林不凡跟柏皓腾则是相视一笑什么都没说。

    当吃完饭以后,天也彻底的变黑了,而林不凡此时也变得紧张了起来,要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毕竟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是九具没人性的僵尸。

    “翁,翁,翁……”林不凡在想那九具僵尸的时候兜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林不凡掏出电话,来电话的是王思琪,林不凡没想到她会给自己打电话,于是林不凡用手划了一下准备挂断王思琪的电话,可没想到林不凡的手颤抖了一下直接接听了王思琪的电话。

    “喂,林不凡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那头响起了王思琪的声音。

    “我现在在外面了。”林不凡低声的对王思琪说道,林不凡现在对王思琪特别的反感,林不凡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本来不想跟这个王思琪有太多的联系,可她现在却成了林不凡的房东,这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你昨天一天加上今天一天都没有在茅山堂,你去哪了啊?”王思琪在电话里继续问道。

    “王思琪,我去哪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你只是我的房东,你无权干涉我的人身自由吧。”林不凡没好气的冲着电话说道。

    “我不是要干涉你的人身自由,我只是想给你买家电,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牌子的,想打电话询问你一下。”王思琪在电话里委屈的说道。

    “你随便吧,就这样了,我这边还忙呢。”林不凡说完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林哥啊,我觉得吧那个小富婆多半是看上你了。”王鹤瞳打趣着林不凡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他不是阴阳脸就好了。”柏皓腾也在一旁跟着附和道。

    “得了吧,你们俩少打趣我,我这个人孤独命,这辈子是不会有媳妇了,所以你们俩说的这件事不现实,也不会成立。”林不凡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林不凡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张倩,是林不凡害了这个好姑娘。

    “唉,咱们道家就这五弊三缺确实不好。”柏皓腾叹着气说道。

    “不知道柏兄弟犯得的是什么?”林不凡疑惑的问道。

    “我觉得我这个人的命比较好,我五弊三缺犯的是残,缺的是权,只不过我现在还是好好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残。”柏皓腾摇着头无奈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是不会残疾的,即使你残疾了我也会照顾你的。”王鹤瞳没好气的对柏皓腾说道,林不凡知道王鹤瞳说的这番话也是认真的,柏皓腾则是感动的看着王鹤瞳,他心里也有些纠结,林不凡也知道柏皓腾的这心里在想着什么。

    “鹤瞳你呢,你五弊三缺犯的是什么?”林不凡向鹤瞳问了过去。

    “这个问题我问过我的师傅,我师傅说我的命相很奇怪,我五弊三缺哪个都不犯。”王鹤瞳瞪着大眼睛对林不凡说道,此时赵鸣坐在沙发上听着三人说话,他也不知道他们三个在说些什么,他也插不上嘴。

    “不能吧?”林不凡怀疑的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王鹤瞳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完全不是在跟林不凡开玩笑。

    “鹤瞳,你不建议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我来推算一下吧。”林不凡对王鹤瞳说道。

    “好的。”于是王鹤瞳将她的生辰八字报给了林不凡,虽然林不凡这个人对风水异术研究的不是很深,但是对易经八卦推算这方面还是很厉害的,林不凡用右手掐算着王鹤瞳的命相。

    “奇怪,简直太奇怪了。”林不凡摇着头说道。

    “林哥,哪里奇怪了?”王鹤瞳一脸疑惑的看向林不凡,柏皓腾也是在一旁盯着林不凡看,对于王鹤瞳的事柏皓腾还是很感兴趣的。

    “我确实没有算出来你五弊三缺犯的是什么。”林不凡对王鹤瞳说道。

    “这是好事啊。”柏皓腾高兴的说道,林不凡也笑着跟着点头。

    暮婉卿在外面待了大约半个小时,她觉得那九宫八卦阵已经没有问题了,这才从外面走了进来。暮婉卿进来的时候手里还抓着一把草,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林不凡三人看到她进来全部都把嘴闭上不再说话了。

    暮婉卿进来也不说话,她从她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一团红绳,然后用红绳开始扎起了草人。

    “我来帮你吧。”林不凡走到暮婉卿的身边抓起放在她面前的草跟她一起扎了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好像都不会扎草人。”暮婉卿一边扎着草人一边说道。

    “我这也是小的时候跟我师傅学的。”说到这的时候,林不凡想起小的时候师傅耐心教他扎草人的画面,很温馨。

    “我的师祖张桧常常跟我讲你师傅张老会长的故事,他是一个大英雄,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他,可惜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他。”暮婉卿惋惜的说道。

    “我也有二十年没有见过我师傅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林不凡叹了一口气说道。

    林不凡跟暮婉卿一共扎了九个草人,她扎了五个,林不凡扎了四个,也不知道她扎这个草人有什么用。接着暮婉卿又掏出九张黄符纸然后将其剪成九个纸人贴在了草人的身上,然后她开始给那草人画眼,鼻,嘴,草人的胸口则是画着繁体的符咒。

    “师姐,你用这个草人做什么啊?”王鹤瞳坐在暮婉卿的身边问道。

    “九宫八卦阵是个困阵,为的就是将那九具僵尸困在里面,而这九个草人是用来拖住那九具僵尸的,以免他们破阵逃跑,你听明白了吗?”暮婉卿耐心的对王鹤瞳解释道。

    “恩,我听明白了大师姐。”此时王鹤瞳如同一个乖乖女一般,这个样子的王鹤瞳让林不凡跟柏皓腾感到很不自然。

    “你们家里有糯米吗?”暮婉卿向赵鸣问道。

    “有,昨天林道长在镇子里买了四袋糯米用了一袋,现在还剩三袋。”赵鸣指着别墅正厅角落里的三袋糯米说道。

    “那就好。”暮婉卿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暮婉卿是一个心思稠密的人,她想事很全面,毕竟这次要对付九具僵尸,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伤亡,一旦被僵尸咬伤不及时清理尸毒的话,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毕竟这别墅离小镇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由于刚下完雨,道路格外的泥泞不堪,想要到镇子里的话起码要两个小时,到那时候可能会有点晚了。

    人们吃完饭等到晚上九点左右,也没有等到那群僵尸来,林不凡向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乌云密布,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

    “今天晚上这个僵尸恐怕是不会来了。”林不凡指着外面的天说道,因为僵尸在雨天是很少出没的,他们在出没的时候一般都会选择有月亮的时候。

    “是啊,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柏皓腾跟着附和道。

    “他会不会到别的地方去,不来我们这里了,那我们这不是傻等吗?”王鹤瞳猜疑道。

    “应该不会的,僵尸虽然没有记忆,但是他们还是有一定智商的,尤其僵尸达到了飞尸级别他的智商也会比那些普通的僵尸高上很多,他们知道这个别墅里有人,那个飞尸也尝到了人血的滋味,所以他一定会来的,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昨天那群僵尸第一次吸血,估计他们要消化一段时间,所以今天晚上不来也在常理之中,但是我们大家也要保持住警惕,不能有一丝的松懈。”暮婉卿对着众人说道。

    林不凡几人都赞同暮婉卿所说的,然而林不凡也觉得这个暮婉卿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林不凡心里有点暗暗的佩服她将这件事分析的头头是道。

    “这眼看天就要下雨了,用不用把棺材上贴的阵符收回来?”王鹤瞳指着外面棺材上的阵符对暮婉卿说道。

    “淋湿了再重新画,勤能补拙,人怕的就是懒惰,也谢谢师妹你的提醒,为了防止下雨淋湿棺材上的阵符,千万不要养成懒惰的习惯,你们三个现在就开始多备点阵符,我有点累了休息一下。”暮婉卿说完这话就将眼睛闭上,然后靠在沙发上休息。

    “这位姑娘,楼上有房间,你去楼上休息吧。”赵鸣关心的对暮婉卿说道。

    “不用了。”暮婉卿摇着头说道。

    柏皓腾与王鹤瞳听了暮婉卿的吩咐,他们赶紧将笔,朱砂,还有黄符纸拿出来开始画符,林不凡也不敢怠慢,也跟着他们一起画了起来,暮婉卿说的话很有道理,人怕的就是懒惰,一旦让懒惰变成了习惯的话,那这个人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我真是嘴欠,没事说什么阵符啊!”王鹤瞳在心里念道,此时她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林不凡三人画符,赵鸣也帮不上忙,他坐在沙发上将那的那杆长枪拆了下来,然后开始擦拭着各个部位的零件,他擦拭枪的时候不时的向暮婉卿看去,从赵鸣的眼神中林不凡看到了疑惑还有好奇,其实林不凡跟赵鸣一样,对这个暮婉卿充满了好奇。

    “好困啊。”王鹤瞳一边画符一边打着瞌睡说道,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暮婉卿不说停,王鹤瞳根本就不敢停。

    “哗,哗,哗……”此时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将别墅的窗户打的是劈了啪啦的响。

    “看来,那些僵尸今天晚上是不能来了。”林不凡对柏皓腾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柏皓腾点着头说道。

    “你们几个睡觉去吧,今天晚上我守着,有什么事的话我会叫你们的。”暮婉卿睁开眼睛对林不凡四人说道。

    “大师姐,我陪你吧。”柏皓腾对暮婉卿说道。

    “不用了,你们都睡吧,我自己可以的。”暮婉卿冷冷的说道。

    “那大师姐我们去睡觉了,有事你喊我们就行。”王鹤瞳说完就往楼上走去。

    “我也有点累了,昨天晚上才睡了不到六个小时。”柏皓腾伸了个懒腰也往楼上走去。

    “那我也去休息了,从昨天到现在我就没合过眼。”赵鸣怀抱着手里的长枪向客厅旁边的屋子里走去。

    “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睡吧。”暮婉卿望着外面的那九口棺材对林不凡说道。

    “我暂时还不困,在这陪你一会儿吧。”林不凡对暮婉卿说道,暮婉卿没有回话,眼睛一直看着外面。

    “暮道友,你家是什么地方的?”林不凡先开口对暮婉卿说道,毕竟两个人待在这客厅里不说话有点无聊。

    “龙虎山。”暮婉卿所说的答案根本就不是林不凡想要的。

    “我是说你出生的家在哪。”林不凡继续问道。

    “没有。”暮婉卿说这话的时候身子轻微的颤了一下,由于暮婉卿是背对着林不凡,所以林不凡根本就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我师傅好心的将我捡回去并抚养长大,恐怕就没有现在的我。”林不凡感叹的说道。

    “你也是个孤儿?”暮婉卿转过头向林不凡问道,暮婉卿的脸虽然很白,但此时的她脸有些显得苍白。

    “恩,我师傅是在乱葬岗发现我的,应该是我的父母把我遗弃在那了。”林不凡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在笑,但是林不凡笑的很勉强,如果让林不凡再选择一次自己人生的话,林不凡会选择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过那种简单平凡一家三口的生活,但是林不凡没得选,老天也不会让你选。

    “有些事,上天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暮婉卿说完这话的时候转过身继续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

    “不知道暮道友学道几载了?”林不凡又问道。

    “我现在不想说话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吧,你还是去休息吧。”暮婉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冰冷,原本林不凡怕她一个人孤单,想陪她说说话,既然人家这样说,林不凡也只能上楼睡觉了。

    “那好吧,我上去睡觉了,如果你困了的话,你就到二楼的贰零三房间找我,我帮你看着。”林不凡对暮婉卿说道,暮婉卿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林不凡还是跟二柱子睡在一个屋子里,等林不凡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林不凡看到二柱子这小子还在睡,这小子从下午五点一直睡到了现在,林不凡爬到床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林不凡也有些累了。

    这大雨下了一晚上,一直下到凌晨五点多钟才停,当林不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林不凡眯着眼睛就往楼下走去,等林不凡走下楼的时候看到暮婉卿仍然保持昨天晚上的姿势站在门口看着那九口棺材。虽然林不凡醒来已经是七点了,但王鹤瞳,柏皓腾还有赵鸣他们三个还没有醒来,二柱子更是睡的一塌糊涂。

    “暮道友,这天也亮了,你也熬了一夜,你还是赶紧上楼休息吧。”林不凡对站在门口的暮婉卿说道。

    “好的,等鹤瞳柏皓腾他们俩醒了,你让他们把棺材里的雨水全部清理干净,我上楼休息了。”暮婉卿对林不凡说这话的时候仍然是一副冰冷的面孔,就如同那千年不化的寒冰。

    “恩,我知道了。”林不凡点着头应道,暮婉卿错过林不凡的身体往楼上走去。

    “那个贰零五的房间是空的,卫生间里可以洗澡。”林不凡对着正在上楼的暮婉卿说道。

    “谢谢了。”暮婉卿身子顿了一下说道。暮婉卿刚上去没多久,柏皓腾就下楼了。

    “我大师姐呢?”柏皓腾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向林不凡问道。

    “刚刚上楼休息了。”林不凡坐在沙发上对柏皓腾说道。

    “哦,肚子有些饿了,我去厨房找点吃的,你吃不?”柏皓腾问道。

    “吃,一会儿吃完还有活干呢。”林不凡苦笑道。

    “什么活啊?”柏皓腾疑惑的问道。

    “你大师姐上楼的时候让我通知你跟鹤瞳,让你们俩把外面棺材里的雨水全部弄出来。”林不凡回答道。

    “那咱们赶紧吃吧,鹤瞳这丫头不知道几点能醒呢,别等大师姐醒了,我们还没弄完的话,那就等挨骂吧。”柏皓腾对这个暮婉卿是谈虎色变。

    “你们俩是不是背后说我坏话呢?”此时王鹤瞳从楼上走下来对没好气的对二人说道,由于穿着问题,王鹤瞳昨天被她的大师姐狠狠的数落了一顿,她今天也不敢穿的那么性感了,王鹤瞳穿着一套蓝色的运动服,脚上穿着一双粉色的运动鞋,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阳光,林不凡比较喜欢王鹤瞳这样的打扮。

    “没有,这个绝对没有。”柏皓腾说这话的时候使劲的摇着脑袋,生怕王鹤瞳不相信。

    “刚才你们俩说话我都听见了,咱们抓紧吃东西,然后干活。”王鹤瞳无奈的说道。

    “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我还以为又得九十点钟太阳晒到你屁股的时候你才会起床呢。”皓腾笑着说道。

    “唉,还不是因为我大师姐,我也就纳闷了,这道教协会的长老们也真是的,派谁来不好,偏偏要派我的大师姐来,想想我就来气。”王鹤瞳说完就拿起菜板上的菜刀然后不停的剁着菜板。

    “好了,别发牢骚了,赶紧找点东西吃吧,吃完我们还要干活呢。”林不凡说完就盛了一碗饭就着昨天晚上剩的菜吃了起来,柏皓腾也是一样,他们俩对吃的没啥挑剔,能填饱肚子就行。

    “我不吃了,这菜和饭都是凉的。”王鹤瞳将手里的碗筷放在菜板上挑剔的说道。

    “那你不吃的话,怎么办,总不能饿着肚子吧?”柏皓腾关心的对王鹤瞳说道。

    “我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吃,就是不吃。”王鹤瞳跺着脚撅着小嘴任性的说道。

    “昨天回去的时候,我去超市给你买了零食,都在后座上黑塑料袋子里装的,赶紧去吃吧。”柏皓腾无奈的对王鹤瞳说道。

    “还是我柏师兄对我好!”王鹤瞳说这话的时候,捧着柏皓腾的脸就亲了一口,柏皓腾的脸瞬间羞的通红,就跟那猴屁股似的。

    “王鹤瞳,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大师姐,如果让大师姐知道的话,她又得埋怨我太惯着你了。”柏皓腾对王鹤瞳喊道。

    “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傻子。”王鹤瞳奔着外面的那辆卡宴车就奔了过去。

    “这丫头,心情好了喊我柏师兄,心情不好就喊我柏皓腾。”柏皓腾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一脸的苦笑,但林不凡此时能看得出柏皓腾他很幸福。

    “你五弊三缺不犯孤独命,那么你和王鹤瞳在一起是可以的。”林不凡在一旁插了一句。

    “林兄弟,你又来了,咱不谈这个行吗?”柏皓腾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敢正视林不凡,林不凡知道柏皓腾一直以来都在逃避这个问题。

    ;

    s8s同升国际: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