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玄幻魔法 > 盛唐剑圣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文 / 无言不信

    现在的情况是敌暗我明,但裴昮他们亦有自己的优势。

    敌人不知道他们的意图已经泄露,局面大有逆转的意思。

    昨夜他们大闹一场,不可能不留意曲江武侯铺的情况。

    若王忠嗣得知情况,还跟京兆尹以及曲江武侯铺的官员详细打听,只会暴露他们的意图,反而失了因有的优势。

    王忠嗣听了曲江武侯铺的消息,心底已经断定此事定跟昨夜的那个贼人有关,问不如不问。

    王忠嗣无疑做了最正确的决定。

    “既然他们借口此事是江湖人所为,那我们就打着江湖人的幌子调查他们的踪迹……”裴昮双手一合,让人去将王维请来。

    王维已经决定与赵奕莹成婚之后,前往陇右鄯州发展。

    对于未来老大的相招,王维第一时间赶到了裴府。

    裴昮将情况细说,问向王维道:“摩诘,你可记得昨夜那个贼人的相貌?”

    王维心思如女子般细腻,瞬间明白了裴昮的用意,道:“国公可是想让维将贼人的面貌绘下来?”

    “然也!”裴昮记忆绝佳,让他遇上贼人,有十成把握将他揪出来,但是让他根据记忆画出来,那别太为难他!

    毕竟他是一个画狗熊能画成大狗的灵魂画师……

    王忠嗣不用想,作为一员武将,水平保管比他更加逊色。

    李白或许好一些,但是跟王维却没得比。

    王维艺术修养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最顶尖的存在,作诗比他强的,绘画音乐没他厉害;绘画比他出色的,作诗、音乐远逊于他;音乐胜过他的,作诗绘画又不如他!

    他就是一个诗词逊于诗仙李白、诗圣杜甫,绘画逊于画圣吴道子,音乐逊于乐圣李龟年的全能型人物!

    作为南宗山水画之祖,王维就算不擅于画人,以他的绘画功底,画一个人像绝无问题。

    裴昮早已给王维准备了笔墨……

    王维没有半点迟疑,不消一刻功夫,昨夜那贼人的面貌跃然纸上。

    王维是个完美主义者,正在凭借记忆将细微的鬓发斑点,描绘出来,做画龙点睛之笔。

    李白、王忠嗣也见过昨夜的贼人,见王维画的活灵活现,忍不住交口称赞。

    “公子,屋外哥舒翰求见!”

    便在这时,裴昮突然得到管家宁泽的汇报。

    裴昮听得一怔,带着几分心虚的想道:“不会是他知道是我买了他的祖传宝刀吧!”

    樗蒲馆开门设赌就是为了生意,店里的管事哪有嘲讽客人的道理?

    客人赌瘾越大,他们越是喜欢。

    如哥舒翰这样的人,赌坊管事见得多了,他能一次押刀聚赌,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到了最后实在无力赎回的时候,宝刀就归他们所有了。

    对于赌客用钱买回他们典当之物,赌坊的态度向来的欢迎的。

    实是裴昮暗中做了鬼,特别叮嘱赌坊管事嘲讽哥舒翰,哥舒家的祖传宝刀也是他花钱买下的,打算等哥舒翰成为他心中的那个大唐名将之后,再还给他。

    对于赌坊来说,赌客是上帝,但是裴昮现在的身份地位,远比樗蒲馆幕后的大老板还要强硬。

    赌坊管事哪敢说半个不字,老老实实的依言行事。

    结果如何,裴昮就不得而知了。

    裴昮毕竟不是哥舒翰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这位历史上威名赫赫的镇边大将会不会因此改邪归正,浪子回头。

    要是真的浪子回头,裴昮自然为他感到高兴。如果屡教不改,依旧是一个烂赌鬼,那就任由他堕落下去吧……

    裴昮不愿意在一个烂赌鬼身上多费心神!

    哥舒翰这个时候来找他,做贼心虚之下,由不得他往这方面想。

    “见过裴国公!”哥舒翰恭敬的向裴昮作揖问好。

    “不必多礼!”裴昮并不喜欢以身份压人,只要在处理政事兵事的时候,他才会展现上位者的强势,其他的时候,亲和力十足,从不端着架子。

    这时的哥舒翰让裴昮为之一亮。

    昨天的哥舒翰一脸颓废样,固然面貌出众,却有一种银样閖枪头的感觉。今天却大不一样,眼神坚定,腰杆挺直,颇有大丈夫的感觉。

    没等裴昮开口,哥舒翰先一步道:“昨天让裴国公看笑话了,却不知乌琪儿何在?翰是来向她辞行的……”

    他已经下了决定,往凉州薛讷处投军。不在倚靠哥舒家的资源,只凭自己的能力。凉州与西域极近,衣锦还乡也由是方便。

    裴昮让王忠嗣带哥舒翰去找乌琪儿。

    哥舒翰转身之际,目光落在犹在画画的王维身上,见他画的画,突地顿住了脚步,眉头皱了皱。

    裴昮在正前方,看不见哥舒翰的表情。

    李白在侧翼留意到了这点,忙问道:“你见过这画中人?”

    哥舒翰呆了呆,想了一想,道:“好像有印象……”

    裴昮不知哥舒翰是否懂得要了,改过自新,但是他相信就算哥舒翰就算走错了路,是一个烂赌鬼,但人格上他依旧是那个大唐西方的擎天玉柱,继王忠嗣之后,郭子仪之前的大唐名将。

    裴昮不避嫌的再次将情况给哥舒翰细说。

    哥舒翰沉吟片刻,道:“在我到长安不久,结识阿旺达的时候,见过他一面。他跟阿旺达,关系不错……”

    他说道这里,想到了在四夷馆看到的身影,惊呼道:“我可以确定,这个阿旺达定有问题。昨天我在四夷馆遇上了他,还以为眼花了。现在想来,不是眼花,是他躲着我!”

    裴昮追问道:“在哪条街?”

    哥舒翰道:“就是四夷馆康国别院外的那条街上!那条街除了康国,还住着大食国跟拂萮国……阿旺达定是大食国或是拂萮国的人!”

    裴昮登时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

    这件事情是由莫斯雷马萨挑起的阿拉伯帝国没有理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拂萮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裴昮想不到拜占庭帝国这个西方与大唐最要好的国家,背后动起手来,可是半点都不含糊。

    这国与国的往来,果然只有利益……

    一但涉及利益所在,立刻就在背后下黑手了!

    玩政治的都是表面兄弟!

    裴昮问道:“如此说来,樗蒲馆就是他们的据点?”

    哥舒翰肯定道:“如我一般,阿旺达几乎整日泡在樗蒲馆!”s8s同升国际: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