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都市言情 > 抗日之雷霆战将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1056章 敌我残酷激战 文 / 九尾猫

    冯光带领第一辆留守在后的战车被一发榴弹击中,爆炸将战车解体,站在车上指挥的冯光被一块爆炸的机枪碎片擦着左肩飞过,当时血流如注。

    疼的冯光凄厉的大声暴喊道:“快跳车,以最快的速度冲上第二排战车,在撤退中继续打击扑上来的小鬼子。”

    第一辆战车上的十名战士,活着跳下车的只有七名,冯光带领七名战士冲上第二排战车跟前,边随着战车向后奔跑边大喊道:“停止炮击,轻重机枪加大打击火力,消灭扑上来的敌人。”

    冯光跳上驾驶室的踏板,对所有车辆司机战士命令道:“加快车速,将敌人甩在后面,五百米后停车炮击追上来的鬼子大部队。”

    剩下的四辆战车加快速度猛的冲了出去,不到十分钟就将扑上来的鬼子甩在五百米之外。

    冯光命令四辆战车立即停下,将各辆战车上的迫击炮全部利用上,炮轰尾随快速扑上来的日军主力。

    日军第三六四松本联队长发现八路军的四辆古怪战车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沿着五阜公路快速向东北方向撤退,命令部队以最疯狂的速度追击,一定要把这四辆古怪战车摧毁,为大部队向阳朔靠拢清除障碍。

    正加快追击速度的日军松本联队,突然再次遭到四辆战车猛烈的炮火打击,每一发炮弹落地爆起冲天的泥石弹片尘雾,大批鬼子遭到杀伤倒在地上。

    联队参谋长高田俊捂着被弹片擦破还在淌血的脸,对跟上来扛着掷弹筒的鬼子嘶喊道:“快快的利用掷弹筒的威力,摧毁前面逃跑的土八路古怪战车,混蛋,快快的。”

    狼狈不堪的高田俊参谋长,看扛着掷弹筒气喘吁吁跟上来的鬼子,大声嘶喊着还是动作缓慢,这混蛋冲到跟前‘咣咣’踢了小鬼子几脚,吓得鬼子赶紧架好掷弹筒,瞄准正在炮击日军的八路军战车就开炮。

    站在驾驶室踏板上的冯光,命令战车停止炮击,快速向东北方向撤退,快退到第三团坚守的高地下面的公路上,冯光命令战车就地停下快速调整炮位,以最猛烈的火力打击疯狂扑上来的鬼子。

    就在这时,从第三团高地冲下来几个八路军战士,当冲到站在驾驶室踏板上的冯光跟前,其中一位岁数较大干部模样的同志,一把将冯光从驾驶室踏板上拽下来,口气紧张的问道:“你是独一团警卫排长冯光同志吗?我是第三团副团长周立恒。”

    “报告周副团长,我就是独一团警卫排长冯光,不知周副团长把我从驾驶室外踏板拽下来有什么指示?”

    “冯排长,接到雷剑团长命令,命令你带领战车以最大的炮火和轻重机枪火力,配合我第三团在这高地附近,阻击继续沿着五阜公路向东北方向逃窜的松本联队,以最强大的火力逼迫松本联队放弃五阜公路,逼其从其他路线突围,不要追击逃跑的松本联队主力,为马上就要通过这里的晋察冀军区机关和大部队扫清障碍,冯排长你听明面了吗?”

    “报告周副团长,我冯光听明白了,你放心,我带领的这四辆战车,炮弹和轻重机枪子弹准备充足,一定会以最大的火力配合第三团,打的鬼子晕头转向,主动放弃五阜公路改变为其他逃窜路线。”

    冯光接到最新命令,命令四辆战车以最猛烈的炮火打击追上来的小鬼子。

    疲于奔命的松本联队长,在前有战车强大的重火力阻击,后有八路军主力部队追击,处于前后受敌的不利局面,如果不改变逃窜路线,恐怕日军第三六四联队将会葬身在清水桥一线的战场上。

    就在雷剑下达各部队对松本联队发起总攻的最新命令,坚守在桑头镇以西南北坡阵地的独一团一、三、四营,遭到日军最疯狂的进攻,眼看前沿阵地就要失守,全体干部战士准备誓死与敌血战到底。

    就在这紧张关头,突然在南北坡阵地下面五阜公路的东西两个方向,响起激烈的枪炮和呐喊厮杀声。

    独一团五辆战车从东面炮击日军第三六四联队,独一团副团长马铭带领骑兵营、突击连、特务连和侦察连,从西面沿着五阜公路杀了过来,在强大的炮火和八路军增援部队的火力打击下,快突破一、三、四营前沿阵地的小鬼子,遭到空前的毁灭性打击。

    指挥南北坡战役的独一团团长李刚,命令王晓亮、周鹏和一营长崔浩,按照雷剑团长下达的最新命令,对与之交战七个多小时的松本联队发起最猛烈的总攻。

    北坡阵地的王晓亮副团长和周鹏参谋长,站在阵地最前沿挥动着手枪暴喊道:“独一团的战士兄弟们,小鬼子一直以强大的火力压制的我们抬不起头来,现在雷团长调动整个独一团兵力和火力,对敌人发起最后的总攻,同志们,为了胜利,为了给牺牲的战友报仇,对敌人发起最凶猛的反攻,杀啊——。”

    ‘冲啊——’、‘杀啊——’

    坚守在桑头镇以西南北坡阵地的独一团一、三、四营,在五阜公路东西两个方向的战车和骑步兵的炮火和轻重火力掩护下,端着枪奋勇冲出阵地扑向敌群,展开空前的杀敌大战中。

    松本联队在独一团突然发起的总攻面前,被强大的火力打击的无所适从,进攻八路军独一团南北坡阵地的队形大乱,仓惶中失去统一指挥,日军部队散乱的四处逃窜。

    松本联队长本想对南北坡八路军阵地发起最后的进攻,突破八路军阵地马上撤出战斗,快速向阳朔靠拢,没想到在就要突破八路军前沿阵地时,却遭到独一团主力部队四面夹击,将松本联队包围在五阜公路东西一千米之间的主战场,一时失去战场主动,被迫还击。

    联队参谋长高田俊看着惊慌的松本联队长喊道:“松本大佐,现在我联队已无力与八路军独一团决战,我联队在获悉池田中队在阜平城被歼,就应该马上撤出战斗,快速向阳朔靠拢。

    现在虽然被土八路大部队包围,但是以我联队的兵力和火力,如果不与土八路恋战,还是可以突围出去,请松本联队长快速下达撤退命令,一旦延误,我大日本皇军第三六四联队将会全部战死在清水桥战场。”

    松本联队长后悔当时没有听取参谋长高田俊的提醒,及时带领部队退出战斗,以最快的速度向阳朔片山**混成旅团靠拢。

    此时面对很不利的战场局面,这个混蛋竟还能沉着的命令一个大队集中火力阻击八路军大部队发起的总攻,掩护主力部队快速撤退。

    雷剑站在南坡阵地的那块岩石上,端着望远镜扫视着整个战场敌我双方的战局转换,不断的下达命令,命令各部队随时调整进攻路线和打击目标,决心将松本联队在清水桥一战中,打掉这支日军精锐部队的傲慢,尽最大可能消灭松本联队的主力。

    此时已跟随前线指挥所来到南坡阵地的老孙,看着一个日军精锐联队,在雷剑的精心部署下,先以独一团小部队骚扰打击敌人向清水桥进军的先头部队,又以第三团咬住敌人的后队,后在桑头镇以西的南北坡阵地布防一、三、四营拖住敌人实施火力打击,造成敌指挥官认为八路军的战斗力不堪一击的错觉。

    雷剑当接到晋察冀军区机关和大部队再有三个小时就要到达清水桥,聂司令命令雷剑带领的独一团和第三团务于三小时之内消灭或将敌人松本联队击退,以扫清大部队通过清水桥障碍。

    机智的雷剑为了达到在三小时击败松本联队,派出尖刀排抓回来两个日军俘虏,看似无意中将已消灭的池田中队长全家照和指挥刀交给日军俘虏近山伍长,这只是雷剑的布局。

    ;

    s8s同升国际: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