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县长亲自来陪 文 / 关越今朝

    听贺副乡长说的完全不着边际,而且是大睁两眼说瞎话,楚天齐实在听不下去,便说道:“贺副乡长,就到这吧。”

    “不听了?要不评价两句。”贺副乡长语气非常懒散。

    楚天齐站起身来:“不评也罢,我走了。”

    “好,好,不送。”贺副乡长点点头,没有任何挽留,也没有任何客气话,就那样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

    楚天齐嘴角挂上一抹微笑,大步走出副乡长办公室。

    贺副乡长拿起一本杂志,狠狠摔在桌子上,骂出了一串歇后语:“什么东西?狗鼻子插大葱—装像;屎壳郎戴眼镜—愣充文化人;猴子戴草帽—也想装人。”

    在贺副乡长眼里,那个大个子根本不是搞什么调研,分明就是充大尾巴儿狼,拿自己开涮。否则怎么连一个介绍信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在他看来,大个子很可能就是个骗子,至于要骗什么还不好说,没准就是个骗吃骗喝的“讨吃鬼”。

    想到那个“讨吃鬼”,贺副乡长也不禁心中暗怪曲乡长,若不是这个“外来户”胡下指示,自己怎会让那个小年轻在面前摆谱?说起来也怪领导,非让自己暂时牵就“外来户”,若是按自己的想法,直接挤走就得了,一劳永逸,自己又苦受“外来户”摆布呢。

    “哎,头发长见识短呀!”贺副乡长不禁感叹起来。

    明知贺副乡长不会说好话,很可能还会骂自己,但楚天齐没去在乎这些。他现在已经到了院内,就站在过道拐角房檐下,他要想一想,自己该去哪里。

    刚才从乡里一走一过,尤其又听了贺副乡长一通神吹海侃,再结合昨晚见闻,楚天齐意识到,好多乡干部根本无所事事。这反映出相当一批干部工作态度不端正,作风不严谨,也反映了相关领导管理工作的滞后。还体现了农业税费减免后,好多干部的工作方式没有及时转换,很可能根本就无这个意识。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他转头看去,一众男女从过道出来,径直向门口走去。这些人中,有好几张眼熟的脸庞,其中也有那个梳着分头的男人。正这时,贺副乡长也走出屋子,汇入了男女队伍中。

    楚天齐注意到,那些男女站在院门两侧,梳分头男人还看向自己,向自己点头微笑了一下。

    本来还考虑是否要直接走出乡政府大院,现在看来暂时不能出去。从十多人列队的中间地带通过,本来也没什么,但显然自己现在不适合享受这个待遇。

    “嗡呜……”汽车轰鸣声传来,一辆黑色“帕萨特”冲进院子。

    院门两旁站立的人们,立刻迎着扬起的烟尘,奔着“帕萨特”前行的方向小跑起来。就在“帕萨特”停下的一刹那,人群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已经到了近前,伸出右手打开了“帕萨特”右后侧车门。

    一个四十多岁戴帽子男人走下汽车,冲着开门的女人点头哈腰着:“谢谢肖书记,额承受不起,不敢当,不敢当。”

    看到这个下车的男人,楚天齐笑了,脸上出现了一种类似恶作剧后才会有的笑容。

    其实就在车门打开的一刹那,女人已经发现了异样,这根本不是自己要等的人。可此时对方已经说话,她也不能不接茬,便顺口说出“应该的”,话到半截,她又收住了,收住了自己不恰当的用词,同时心里纳闷:人呢?

    正这时,“帕萨特”左后侧车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戴眼镜的年轻人走下汽车,绕过车头,来在副驾驶位车门旁。

    女人疑惑的侧了侧身,让出了副驾驶位车门。

    戴眼镜年轻人拉开车门,一个梳着背头、白衬衫、藏青色长裤、黑色系带皮鞋的男人走下汽车。

    女人先是一楞,随即满脸堆笑,伸出双手:“欢迎乔县莅临检查指导!”

    背头男人面色阴沉,转头四顾,然后脸上布满笑容,大步向着女人身后走去。

    女人被凉在当地,尴尬之极,也惊讶不已,便转头看向身后。其实那十多名成排站立男女,目光都随着背头男人移动起来。

    此时,戴帽男子已经到了楚天齐面前。

    楚天齐正在埋怨对方:“候主任,你怎么把我在这的消息报告给他呢?”

    戴帽男子正是长梁村主任候喜发。候喜发忙解释道:“楚教授,额可没报告,是他们直接上门去找的。额就是报告的话,也是报告乡里,怎么可能报……”

    “欢迎,欢迎楚市长检查指导工作。”离着老远,背头男人便伸出右手,快步向着房檐下高个年轻人走去,口中说着客套话。

    身后那十多名男女都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来了一位市长。尤其贺副乡长只觉脑袋“嗡”了一下,大脑瞬间缺氧,身体晃了两晃,差点没摔倒在地。

    面对背头男人伸出的右手,楚天齐迎了上去,握住对方:“乔县长,多有打扰。”

    背头男子连连摇着右手:“楚市长光临我县数日,我这个一县之长竟然毫不知情,实在是罪过罪过。”

    “乔县长,太客气了。我原计划过几日前去拜访,并无隐瞒之意,还请乔县长海涵。”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改日我定当上门拜访,现在就不打扰乔县长正常工作了。”

    “楚市长,你能来这穷乡僻壤,是安平县的荣幸,我今天就是专门来接待您的。”背头男子笑容更甚,“非常感谢楚市长上次的美言相助,才让我圆满完成了当日任务,否则……多谢,多谢。”

    楚天齐忙道:“乔县长,要说感谢,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上次……”

    听着那两人的对话,十多名男女震惊不已。他们已经看出来了,乔县长与年轻人很熟,对年轻人很是尊敬,似乎年轻人还是什么市长,可自己怎么就不知道,脑子里也没有一点印象呢?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与乔县长那么熟呢?他们当中有几人更是既震惊,又懊悔,个别人甚至感到恐惧。

    那些人虽然满头雾水,但两位当事人却门清的很。

    刚来的这个梳背头男人,是安平县委副书记、县长乔金宝,楚天齐与其相识是在两个多月前。

    今年二月下旬,楚天齐以中央党校“厅处级干部研修班”学员身份,随中央党校老师、学员一起,到安平县考察。在当天考察结束,即将离去之时,楚天齐接到了老叔徐卫华的电话,需要立刻赶回首都。在临行之际,正赶上县长乔金宝极力挽留教授、学员吃晚餐,而带队杨教授坚决要走。在这个当口,楚天齐接过乔金宝递来的话,随便帮了乔金宝一句,结果杨教授就同意留下了。楚天齐并不把这归为自己的功劳,但乔金宝却对楚天齐感激不尽,还给楚天齐带了当地的土特产,这份土特产也就成了楚天齐专门孝敬爷爷徐大壮的礼物。

    在和楚天齐寒暄过后,乔金宝向楚天齐介绍了现场这些人,并对主要领导进行了责怪。

    通过乔金宝的介绍,楚天齐这才把公示栏上的照片与真人对上号,也记住了好几人的姓名、职务。其中,给乔金宝开车门的女人,是贺家窑乡党委书记肖月娥;梳分头男子,是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曲勇;贺副乡长本名叫贺国栋。其余众人的职务,也是乡党委委员或政府副乡长,他们中有几人的信息,楚天齐也记得很清楚,因为对方虽然是第一次见自己,但他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对方了。

    与众人都打过招呼后,楚天齐拿出了自己的介绍信,说:“诸位,乔县长称呼我“市长”,那还是以前的一个职务,那时我在河西省一个县级市担任副职,现在我就是一个非领导职务的调研员。”

    听到这里,好多人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见县长对此人十分恭敬,还称呼“市长”,众人都以为年轻人是新河市厅级领导,现在才明白,只是一个非领导的调研员。

    听完楚天齐这番说辞,贺国栋轻抚了一下胸口,心情顿时放松。刚才在县长的举动和言行引导下,他简直吓了个半死,把楚天齐当成了上司的上司,他甚至觉得自己仕途之路已经走到尽头。现在才知道,原来就是一个只享受处级待遇,却并无处级职务的闲散人员。

    此时乔金宝已经看完介绍信,忙接了楚天齐的话:“诸位,楚市长那是自谦。虽然楚市长现在暂担非领导职务,但却是供职于国家发改委,一旦到了地方上,那就是我们的上司。”

    好多人的嘴呈现出“o”型,不禁暗自嘀咕:额的个娘,原来人家是在“小国务院”供职呀。在这些人中,尤其贺国栋脸色最难看,完全就是苦瓜色。

    不愿再探讨这个问题,楚天齐说:“既然乔县长是为我而来,那咱们找地方聊一聊,可以吗?”

    乔金宝面露喜色:“好啊,我正好可以向部委领导多多学习。”

    ;

    s8s同升国际: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