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s同升国际
s8s同升国际 > s8s同升国际 > 逆水行周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步 骑 文 / 米糕羊

    旷野,两列并行的车队正在行进,马车样式很独特,是四轮马车,车厢里不知装着何种货物,使得车轮在野地里留下深深的车辙。

    时值午后,阳光明媚,前方一侧隐约出现一条河流,河边有郁郁葱葱的青草,虽然队伍不需要过河,但到了河边,正是让拉车的挽马休息、喝水、吃草料的好时机。

    怀着这样的念头,车队速度放慢,有许多随行士兵从车上拿出水桶,看样子是准备一会打水。

    就在这时,游走在外围的哨骑忽然吹响号角,借着凄厉的号角声向车队示警:有敌人靠近了。

    原本还从容有序的车队,瞬间便喧嚣起来,将领们呼喊着,指挥士兵布防,而车队很快就变了形状,前后相连,形成一个圆形的车阵。

    拉车的挽马被车夫解下笼头后赶进圈里,缰绳系于刚钉在地上的木桩,与此同时,士兵们从车厢上搬下许多竹制拒马,布设在车阵外围,以门字铁钉将其牢牢钉在地上。

    布阵的动作进行得很快,当游走外围的哨骑从特意留的缺口进入车阵后,士兵们用拒马将缺口堵上,就在这时,前方烟尘滚滚,数百敌军骑兵向着车阵接近。

    组成车阵的马车,其内侧车厢板已经放倒,士兵们由此登上车厢,踩着车里装载的辎重,以外侧车厢板为屏障,弯弓搭箭,准备迎战来袭骑兵。

    策马疾驰的骑兵们放慢速度,最后在距车阵百步外停下,见着车阵防备森严,没有贸然靠近。

    这个将近千人随行的车队,是骑兵们盯了数日的猎物,连日来不断进行骚扰,他们虽然没有找到机会歼灭对方,却成功让车队的行进速度放慢。

    数日下来,车队不过前进了四十里。

    骑兵对付步兵,就是这么惬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分昼夜的袭扰步兵队伍,逼迫对方收缩防守,接连数日之后,步兵们就会很疲惫。

    即便有马车装载粮食,但这么走走停停,步兵们迟早要将运输的粮食吃掉许多,即便最后侥幸抵达目的地,本来该运抵的粮食会被消耗大半。

    一只只运粮队向目的地接近,结果被骑兵们不断袭扰,导致运达的粮食过少,慢慢的就会导致驻军缺粮,然后军心涣散,狼狈撤退。

    届时,己方主力就有机会将其一举歼灭。

    这就是具备骑兵优势一方,在平原对付缺少骑兵的敌人之诀窍,奉命从寿春出击的骑兵们,就打总算这么对付宇文氏的军队。

    骑兵在平原,当日的进攻距离在一百里左右,步兵追不上、逃不掉,一旦被骑兵盯上,步兵没有外援的话迟早完蛋,所以对于这个车队,兵力近三百骑的骑兵们志在必得。

    待得马匹休息好了,骑兵们移动起来,向车阵靠近,口中不断怪叫,拿出骑弓向着车阵抛射箭矢。

    车阵之中,严阵以待的士兵见着冲向自己的骑兵不由得手心出汗,不过未得号令,他们不能轻易放箭,以免被敌人骗箭。

    这是在光城‘强化训练’时,教官反复强调过的骑兵骚扰战术,谁敢未得号令就放箭,马鞭照着人就抽过来。

    一次次的鞭挞,让来自岭南的客军对马鞭的恐惧,远胜于对骑兵逼近的恐惧,所以此时此刻,弯弓搭箭的士兵们,没有一个人乱放箭。

    逼近车阵的骑兵,骑术十分娴熟,恰好在七十步左右距离打转,然而并未骗得车阵方向一支箭,骑兵们折腾了一会之后,许多人索性原地下马,脱下甲裙,褪下大口裤,向着车阵方向露出屁股笑骂着。

    身处车阵的冯暄,用千里镜看着那一个个白花花的大屁股,冷笑数声,随即将千里镜交给旁人,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

    “是,郎主!”

    咯吱咯吱声响起,数日来均未用过的车载大弩,被士兵们从车厢里抬起、固定,然后就等命令下达便转动绞盘给大弩上弦。

    冯暄带来的冯氏族兵,此次是作为饵兵出击,专门引诱敌军骑兵来攻,所以在名为“偏厢车”的马车上,不但有大量粮食,还有许多大弩和充足的箭矢。

    冯暄过史记,知道汉将李陵领兵五千出击匈奴,在草原上凭借车阵硬是和匈奴骑兵耗了许久,杀伤匈奴兵无数,直到箭矢用尽才被俘投降。

    他不敢自比李陵,但此次己方车队准备充分,又有强援在外,所以冯暄不认为自己会有李陵的下场,而按照约定,今日是狩猎的时候了。

    车阵中的士兵默默准备着,车阵外的骑兵不停地折腾,试图用各种方式引诱车阵中的士兵出击,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将近一个时辰。

    骑兵们眼见着对方不上当,正要上马撤离,却听得身后远处响起呼啸声,转头,只见朗朗晴空竟然绽放出几朵火花。

    事有蹊跷,骑兵们感觉有些不对,就在这时,车阵里响起弓弦声,一座座大弩射出石弹,将骑兵们打得措手不及。

    不到百步的距离,石弹瞬间便至,虽然准头不怎么样,但只要击中人、马,瞬间就能激起一片血雾,残肢断臂在雾中飞舞。

    一轮石弹过后,车阵外侧车厢板忽然倒下,许多士兵呼喊着跳出马车,以十人为一队,徒步向前冲。

    五名刀牌手在前,五名长矛手在后,按照之前的“强化训练”所训练的三角队形,身后弓箭手掩护下,勇敢的向骑兵发起挑战。

    与此同时,远处尘土大作,那是薛世雄所率领的骑兵按照约定到了,与此同时赶到的,还有刘波儿率领的虎林军部分骑兵。

    两股骑兵合计也才两百骑,兵力比起敌骑要少,但这已不成问题,因为偷袭的薛世雄、刘波儿所部骑兵,速度已经起来了。

    精心策划的一场伏击,让准备狩猎的猎人成了猎物,面对前后夹击,可怜的猎物应对失措,先是被乱箭射倒一拨人,然后在阵型散乱、速度未起的情况下,被偷袭的骑兵一举击溃。

    车阵中,冯暄登上一辆马车的车厢,抽出破甲箭搭在弓上,瞄准从车阵边缘疾驰而过的一名敌骑。

    中原的战马比岭表的战马好很多,身形高大,四肢健壮有力,奔跑起来速度很快,冯暄想凭着本事缴获一匹骏马,所以舍不得用射马箭射马,而是选择难度更高的射人。

    松开弓弦,箭矢离弦而,正好命中目标后腰,那骑兵身形一晃,随后倒在马背上,没了主人驾驭的坐骑,竟然继续向前跑,脱离战场。

    冯暄见状顾不得唏嘘,因为战场上还有很多溃败的骑兵,他呼喊着“杀敌”,又抽出一支破甲箭,瞄准下一个目标。

    骏马,我要一匹骏马!s8s同升国际;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网址 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s8s同升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